太原 阴 18°C/12°C
男子离家19载 年迈父母盼儿归


  19年前,25岁的晋中和顺男子师天军给家人留下一张离别纸条,再也没了音讯;19年间,家人度日如年,以泪洗面。19年了,一家人一直在苦苦等待着师天军的消息,但始终没有等到。

  近日,师天军的妹妹师星峰求助本报,希望能帮忙寻找日思夜盼19年的哥哥。当时,师天军告诉家人去了海南,记者联系到海南广播电视总台交通广播《一百大家帮》节目主持人,一起帮这家人寻亲。

  失踪人员档案

  姓名:师天军

  出生日期:1974年2月19日

  身份证号码:14242319740219

  身高:172cm左右

  外貌特征:丹凤眼,双耳靠后(耳扇紧靠脑门),山西口音,会讲普通话。

  1一张离别纸条让一家人等了19年

  5月15日,师星峰给记者发来一张图片,是当年师天军离家后,父母从他留下的皮箱里找到的一张纸条,上面写着:爸爸、妈妈、大姐、二姐、小三你们好,每次我想起爸爸妈妈累成那样,我心里很难受,可是我却没有孝顺过他们一天,所以我一定要发展起来,以后让爸爸妈妈过上好日子。新瑞姐,你一定要照顾好小三。大姐、二姐、小三,你们一定要替我照顾好爸爸妈妈,你们放心吧,千万不要为我担心,我一定会回来的。不孝儿:天军。

  这张陪伴了这家人19年的离别纸条,成了家人不能提及的痛。师星峰告诉记者,他们是晋中市和顺县牛川乡牛川村人,父亲师乃寿今年68岁,母亲刘改兰67岁,她排行老四,哥哥排行老三,上面是两个姐姐,一家六口人靠父母种地维持生计。为了减轻家里负担,她的大姐早早就出嫁了,她和二姐也早早辍学,跟着哥哥到县城打工。因为家里穷,哥哥从小就养成好强的性子,总想尽快做出一番事业,给家里争口气。

  在师星峰的印象里,哥哥有厨师证,当时在县城打工,就是在一个建筑工地里做饭,一个人每天要做几百口人的饭,一个月工资有四百多元。“哥哥领工资的第一个月去看我,给我买了一把香蕉,那是我第一次吃香蕉,因为家里穷,从来都不舍得买这么贵的水果,我问哥哥这一定很贵吧,哥哥看看小小的我含着眼泪说放心,哥哥以后还会给你买比这好的东西!”直到现在,师星峰对当时的一幕都记忆犹新。

  1999年6月,师星峰上班没多久,师天军拿着刚发的工资去看她。“说了很多莫名其妙的话,告诉我以后要照顾好自己,常回家看望父母,还向我二姐拿了一张家里人的全家照就走了。”师星峰说,哥哥告诉她以后有事找姐姐,有时间多回家看望父母。

  2电话里他说去了海南父母思念成疾

  当年6月,师星峰接到哥哥的电话(因为家里条件不好,没有装电话,只能打到她工作的地方),电话里,哥哥告诉她已经去了海南,也是在饭店做面食,工资不是很高,不过不要担心他。

  当时,师星峰以为哥哥在开玩笑,但又听哥哥说话不像是在骗她,从来没听过“海南”的她只知道是在很远的一个地方,她劝哥哥快回来,不要让爸妈着急。而师天军安慰妹妹:“看到爸妈天天那么辛苦,而你那么小就不能上学,为了让你们过上好日子,哥哥一定要挣到钱。没事,我现在是人生地不熟,先在这里干着,等熟悉了慢慢再找好的工作。”

  当年的一字一句至今还萦绕在师星峰耳边,只是当年还小,她没有留下哥哥的具体地址和电话,总以为隔段时间哥哥就会给她打电话,可是从那天开始,就再也没有哥哥的音讯了。

  自从师天军离家后,家里的一切都变了,变得比以前更苦。“这种苦不仅仅是因为贫穷,更是心里的无奈和担忧。”师星峰说,父母还是天天在地里早出晚归,回到家里都是唉声叹气,每天都念叨着那句话“儿子什么时候回来”,母亲甚至整日以泪洗面,整晚睡不着觉,头发花白一把一把地掉,人一下子就瘦了,也苍老了许多。

  2005年的一天,师天军的母亲刘改兰不幸出了车祸,经医院抢救后脱离了危险,却落下了病根,胳膊不能动,也不能干活了,地里的活完全都落在了父亲师乃寿一个人的身上。而父亲常年干农活加上心里的伤痛,身体也累垮了,腰椎间盘突出、关节炎,连走路都费劲。

  2013年,师天军母亲的眼睛看东西模糊,家人们带着去医院检查,结果是得了糖尿病,由于她经常哭,并发症转到眼睛上,导致失明,需要住院治疗,还得长年服药。虽然大夫一再强调让其母亲保持心情舒畅,“都知道心情好,病肯定也会好转。可是谁能理解一个盼不回儿子的母亲心里的苦!”师星峰说,他们心里清楚,要想治好母亲的病,只有把哥哥找回来!

  3大海捞针般寻找还不幸遇到骗子

  漫漫十几年的寻亲路,一家人走得如大海捞针般艰难。“一开始,我们想得比较乐观,觉得哥哥只是外出打工,可能会自己回来,所以只是托人四处打听。转眼过了5个年头,家人意识到情况并非想象的那么简单。”师星峰说,2005年,家人向当地公安机关报了案,提取了DNA。除此之外,他们还在各寻人网站上发布寻人启事。

  2012年6月10日前后,一个外地人联系到师星峰,说和她哥哥都被骗到新疆的一家黑工厂,他逃出来了,但师天军还在里面,已经被人家把胳膊打折了,让快去解救!对于师星峰及家人来说,这个电话让他们既兴奋激动又焦急担心,没有多考虑,她就和二姐去了河南驻马店想找到这个人,结果几天折腾下来,发现对方是个骗子,根本不露面。

  失望之余,一家人继续踏上寻亲路。寻亲路上,师星峰的外甥(大姐家儿子)也参与进来。“孩子非常懂事,说找舅舅是咱们家的大事,只要舅舅回来,姥姥姥爷身体就好了。直至考上大学,孩子一直没有放弃过寻找,知道家里没钱,孩子一边学习,一边勤工俭学,还要抽出时间四处奔波寻找舅舅。”只是,2013年,师星峰的外甥突然身体不适,起初以为只是普通的感冒,直至后面连上楼梯都需要同学搀扶,才意识到病情的严重,到医院检查确诊为淋巴瘤,仅仅二十多天的时间,病魔就带走了外甥鲜活的生命,而在临终前他都在抱怨自己没能帮姥姥姥爷找回舅舅。

  4两地联动一起帮这家人寻亲

  今年4月,师星峰来到忻州,找到中国失踪人口档案库,录了寻找哥哥的视频。5月9日,中国失踪人口档案库官方微博推出了关于师天军的寻人启事。在5月11日,海南广播电视总台交通广播《一百大家帮》节目主持人向宾给师星峰打来电话,向她了解当年的一些情况。

  当年师天军去了海南的一家饭店,在当地电台连线师星峰的这几天,有没有一些进展呢?5月15日下午,记者也联系到向宾,他告诉记者,这几天暂时还没有任何消息,不过他们会随时关注这件事。

  “都说亲人之间有心灵感应,哥哥如果你能感受到父母对你这种牵肠挂肚的思念和家中的变故,难道不该回来吗?只要一天没有你的消息我们就不会放弃,会一直找下去”在这里,师星峰想对哥哥说:你在外拼搏、卧薪尝胆、力争有所作为,因为好男儿志在四方、四海为家!可是父母不要你挣多少钱,不要你功成名就,要的只是你,一个平平安安健健康康的你,只要你回来,一家人在一起,有事我们可以一起扛,一切都会好的。如今父母病重,而他们最渴望见到的人就是你啊!他们已经没有多少个19年可以继续等待你的归来,唯一的愿望就是能够在有生之年见到你!不管你有什么难言之隐,不管你是否挣到钱,都回家来吧!哥哥,你快回来,我们都在等着你!

  由于当年师天军还告诉家人想去珠海发展,但究竟是否去了那里,目前还不得而知。读者朋友们,你认识师天军吗?或者你知道有关师天军的消息吗?请您联系我们的热线电话(0351)4286666,早日让这家人团聚。

  

采写:陕西晚报全媒体记者 徐麦丽
  编辑:山西晚报全媒体编辑 董晓虹

  • 合作网站
  • 全国友链
  • 大山西网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