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原 多云 25°C/10°C
封面人物8月号:张少华 扫黑先锋政法英雄


点击查看原图

点击图片可看视频

 

办案的时候,这位一局之长,更多的时候像一名侦查员,抓捕嫌犯总是冲在最前面


张少华:扫黑先锋政法英雄


“晋公盘”,刻铭文183字,详细记载了晋文公长女孟姬嫁楚的“兽形铜觥”,商代盛酒器,觥流行于商代晚期至春秋早期,觥筹交错就来源于此,国家一级文物。


……


7月27日,位于太原市长风商务区的山西青铜博物馆正式开馆,短短一个月的时间,这里已经成为许多文物爱好者必去的打卡地之一。“你以为的青铜,其实是制霸1600多年的王者,你看到的‘重器归位,满眼吉金’其实是一部轰轰烈烈的反盗墓笔记成就的。”有微博网友如此评价。


晋公盘、兽形铜觥……很多国宝文物都是山西公安机关在扫黑除恶斗争中追回来的。青铜博物馆,也把张少华和他的战友们再一次拉进人们的视野中。8月22日,山西晚报记者一行人再次来到运城市进行采访。

 

点击查看原图

张少华(右一)查看追回来的文物。


扫黑除恶,不是一个轻松的话题


“我们这次胜利了……但胜得一点儿也不轻松。”


8月22日上午8点30分,闻喜县公安局办公室内,说到扫黑除恶,局长张少华没有丝毫的兴奋。疲惫就写在脸上,曾经做过手术的右眼不停地眨,办公室的人出出进进。前一天晚上有案件,他仅仅在办公室小床上睡了4小时。


“打响了山西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的第一枪”“扫黑扫出了一个博物馆”……闻喜扫黑除恶以及打击文物盗窃犯罪成绩引发全国性的关注,但是案子还没有彻底结束。即使坐在办公室,张少华的佩枪也一刻不离身。


“原来想着干不成就脱警服,回家当农民。”副局长张金鹿说,“如果不是中央、省委部署开展扫黑除恶斗争,如果不是省公安厅领导亲自指挥这场战斗,就不会有现在这样的胜利局面。”


在闻喜,侯家以侯老二侯金发为首,老大侯金亮、老三侯金海,长期恶名远扬。老四侯金江因为有哥哥们罩着,同样参与非法生意,无人敢招惹。侯氏兄弟以盗掘古墓葬牟利为主,造成上百处古墓葬被损毁,大量重要文物流失,给中国历史文化造成无法估量的损失。


“敢动侯家?三个月内让你卷铺盖走人。”当时,闻喜就流传着这样一句话。


“三个月走,那是说我呢。当时我刚到闻喜时间不长,就开始侦办侯家案子。”张少华说。


时间退回到2016年6月3日晚,大运高速闻喜收费站,一辆轿车驶近停下,准备交费。被提前埋伏在此的民警包围。之前,通过侦查锁定,这辆车内,有一名重大犯罪嫌疑人。在车窗打开的那一刻,侯金发的脸就露出来了。民警要求其配合调查。侯金发不屑:凭什么配合你!


侯金发被带往公安局接受讯问,随即被依法采取刑拘措施。


公安机关在两天后陆续将侯家犯罪集团的成员一一拘捕。


著名的“6·03”专案组也正式成立。


此时,张少华二次履职闻喜刚刚4个月。2016年1月31日,张少华调任闻喜县公安局党委书记、局长。到岗不久,就有酒务头商汤古城古墓群、上郭古城遗址、邱家庄古墓群接二连三被盗,网络赌博、吸毒贩毒等黑恶势力兴风作浪的消息频传。


张少华心中暗下决心:必须履行职责,坚决铲除犯罪团伙,为社会除害,还百姓平安。“但是真要行动,困难很大,而且危机重重。真有点老虎吃天的感觉。”张少华说。


每天告诉战友一声:我还活着


侯金发的落网,让打击行动提前。


刑警队长段林辉的部下,是一个底子清白、战斗力很强的中坚团队。


张金鹿在远离县城的乡村派出所任所长,连县城都很少进。说起张少华,他很动情:“他需要支持。他这个人没有私利,一门心思都在工作上。这样的人不能让他太寒心了。他下了决心,也给了我信心。我就跟他再豁出去一回吧。”张金鹿坚定地说。


感觉到他们的张局长下了决心,局里民警们纷纷向张少华靠拢。李胜利、郭宏杰、任宝申、李效辉……毕竟,人心向正。


“张少华很有人格魅力。他正派、实干、有担当,有能感染人的地方。”运城市公安局技侦大队长贾百圣说。

 

点击查看原图

张少华在向人们介绍被追回来的国家一级文物镈钟。

 

在张少华主导下,县委县政府出台了为闻喜县在外地公安民警量身打造的“团圆计划”,吸引了一批在全国各地工作的闻喜籍民警回闻喜工作。“团圆计划”先后吸引20余名优秀公安民警回乡。由于他们长期在外地任职,在闻喜社会关系较为单纯,能较少顾忌地投入办案。


侦办案件过程中,遇到威胁是经常的。


专案侦查最艰难的时段,张少华说:“为了方便工作,专案组有个微信群,大家不论人在哪里,晚上回来睡觉前,都要自觉主动地在群里报个到、露个面,告诉大家‘我还活着’。”


张少华的哥哥和妹妹都在外地工作,母亲年老体弱,常年吃药,他经常是半夜回家送药,次日一大早便又赶去上班。2017年的一天清晨6点,张少华从母亲的住处走出,母亲送他出门上班,开门看到几摞冥币放在地上,压着石头。老人家大吃一惊。“我爸不是不在了么,这是朋友送来的,我这就给我爸烧了去。”张少华一看就明白,这是有人在威胁他。怕母亲看到担心,于是就编了个说法。


在大门口放冥币的事发生不止一次。很明显,他被人盯梢跟踪了。有人在恐吓他,企图让他罢手。为确保安全,张少华总是随身携带手枪。


一天夜里,张少华驾车从闻喜去运城市公安局,他察觉到一辆无牌越野车一直恶意尾随。即将到达高速路运城服务区时,这辆车猛然加速超车,一副撞击肇事的样子。张少华当机立断,连续对空开枪向其发出警告,对方见次,匆匆驶离。


“休息10分钟,到点你准时叫我!”


在侦破“6·03”专案的700多个日子里,张少华没有休息过一天,连续两个春节都是在单位过的。不是在分析案情的现场,就是在抓捕犯罪嫌疑人的路上。“连续三年了,我们每年过年都能抓到人,不是大年初一就是初二。”段林辉说。


办案的时候,张少华这位一局之长,更多的时候像一名侦查员,抓捕嫌犯总是冲在最前面。


闻喜县公安局原民警张选忠盗墓案,是“6· 03”专案的导火索。为抓捕该案系列逃犯,张少华几乎整夜都在运城市公安局刑侦支队值守,分析逃犯可能的行踪。2016年4月17日,张选忠被抓后,得知他的同犯已逃往河北省时,张少华便安排刑警大队长段林辉一行人连夜驱车赶往河北,张少华一路打电话给段林辉,询问路上情况。后经侦查确认,逃犯反侦察能力很强,在河北绕了一圈又回到运城,藏匿在盐湖区金井乡。当段林辉等人从河北火速赶至运城时,已是次日凌晨。守在运城的张少华,从市局办公楼冲下来,抢在段林辉前面上了特警的车,和他们一起摸黑直扑,到达逃犯的疑似藏身地时,面对眼前2米多的高墙,张少华二话不说翻墙进院。这次行动一举抓获3名逃犯,其中2名系重要逃犯。现场即搜查出1袋半炸药和一大截雷管。


由于长时间超负荷工作,他的血压忽高忽低,高时180,低时只有60,常常感觉头晕目眩,实在顶不住了,就休息片刻又继续工作。医生多次要求他立刻住院治疗,他总是一拖再拖。


“他常常边往办公室走边说,我头有点晕,休息10分钟,到点你必须叫我。”办公室主任张文龙说。


“6·03”专案组成立,为了给张少华排除干扰,在副省长、公安厅厅长刘新云亲自部署下,省公安厅科技处政委张勇被专门派到闻喜,与张少华团队并肩战斗。


“和我们吃在一起,住在一起,陪着我们一起熬夜,也能说到一起。人家是三级警监,是我们这一群人惟一的白衬衫警服,可是照样一起出现场抓捕嫌疑人。”张金鹿说。


张勇目前调任临汾市副市长、公安局局长。说起在闻喜工作的日子,他依然动情:“我是法医出身,没有什么事情能让我激动。可是见了他们拼命的样子,我就想掉眼泪。”

 

点击查看原图

晚上9点多,张少华还奔波在路上,在车上视频连线办公。

 

正义不缺席,侯氏犯罪集团被摧毁


浴血奋战三年,张少华带领闻喜公安民警,终于成功侦破摧毁了这个罪恶累累的犯罪集团。


2018年2月10日,运城市中级人民法院对闻喜县侯金发、侯金海、侯金亮等9名黑社会犯罪团伙案件依法进行公开宣判。侯金发、侯金海等4人均被判处无期徒刑,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张保民犯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非法拘禁罪、寻衅滋事罪、盗掘古墓葬罪、开设赌场罪、贩卖毒品罪、非法持有枪支罪,被判处死刑,缓期二年执行,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剥夺政治权利终身;侯金亮等4人分别被判处有期徒刑二十年、十二年、十年、八年及相应的财产刑、资格刑。二审维持原判。


侯氏兄弟犯罪集团多年一直得不到打击和处理,其原因是闻喜县公安局有关人员的包庇。对这些“内鬼”,张少华和他的战友们,坚决不回避、不袒护,坚决查办。案件侦破的两年多时间里,闻喜公安局先后有21名民警、职工、辅警受到查处,涉嫌犯罪的两名公安局副局长、文物犯罪侦查大队长、情报信息中心主任都被绳之以法。


2018年3月26日,运城市中级人民法院对闻喜县公安局原副局长景益民等10人共同或分别犯罪进行公开宣判。判决被告人景益民等4人共同或分别犯包庇、纵容黑社会性质组织罪、盗掘古文化遗址、古墓葬罪、帮助犯罪分子逃避处罚罪,依法判处无期徒刑,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剥夺政治权利终身。二审维持原判。


从黑社会犯罪团伙到黑社会保护伞的一审宣判,标志着横行闻喜县十余年的侯氏兄弟黑社会性质犯罪组织的覆灭。


截止到2019年8月份,这一重大案件中,共打掉盗掘古墓葬犯罪团伙23个、网络赌博团伙25个、贩卖毒品团伙3个、涉爆犯罪团伙3个,破获各类刑事案件427起,抓获犯罪嫌疑人553人;追缴各类被盗文物3689件,其中一级文物68件、二级文物90件、三级文物212件。


“一个有希望的民族,不能没有英雄;一个有前途的国家,不能没有先锋。真正的战士,在和平年代也能找到方向。暮雪朝霜,宣战黑恶,毋改英雄意气;冬夏浮沉,赤胆忠心,守护商周生民,只为了家国河清海晏、天朗气清!”这是中央政法委“致敬政法英雄”活动给张少华的致敬词。


2018年12月,张少华被授予全国公安系统二级英雄模范荣誉称号。在公安部发布的命令中,对张少华身上集中体现的共产党人不忘初心、对党忠诚、一心为民的高尚情怀,集中体现的人民警察敬业担当、秉公执法、服务大局的职业风范,予以高度褒奖。

 

点击查看原图

 

8月22日,从早上8:30到晚上10:45,从闻喜到盐湖区,到临猗,山西晚报记者全程跟踪采访,见证他的勤奋与敬业


张少华:一天到晚警务真忙

 

“不方便”“没时间”……记者以前联系张少华采访时,总是得到这样简短的回答。


张少华到底有多忙,8月22日,从早上8点30分到晚上10点45分,记者整整跟了他一天。


一个字,忙!两个字,真忙!

 

欢送民警子女升学 他露出了笑容


8点30分,是记者和张少华约好的见面时间。记者赶到闻喜县公安局时,张少华已经在办公室里不知工作了多长时间。两位民警和他讨论着案情,其他人不时进来,签字,汇报。工作之外的事情他这会儿根本顾及不了。记者趁机打量他的办公室。


一进门的左手边是办公桌,桌上一沓厚厚的文件。一盏拉绳台灯,台灯不旧,拉绳开关的破旧程度悄悄地暴露了主人,这是一个夜里总是待在办公室的人。


台灯边的相框里是张少华全家的合影。旁边一个白色小药瓶显得很刺眼,是镇静安神片。


桌子后面的书柜里,整整齐齐地摆放着书籍,书名都和法律相关。紧靠着书柜是一张一米左右宽的窄窄的木床,单薄、陈旧。透过床单的缝隙,可以看到床底下摆着一双拖鞋和一双运动鞋,还有一个脸盆,里面放着洗漱用品。


饮水机的旁边放着一个柜子,从柜子的玻璃门能看见里面的桶装方便面和榨菜。


8点57分,“闻喜县公安局第四届欢送民警子女高考升学座谈会”马上要开始了,身着警服的家长及子女已经就座,孩子的胸前佩戴着大红花。喜悦的气氛似乎感染到了张少华。他脸上露出了笑意,和在办公室讨论案件时严肃的样子判若两人。


会议桌旁边摆着8个崭新的行李箱。这是送给孩子们出行的礼物。张少华走到行李箱旁,用手指触摸了几下箱子上印着的“闻喜县公安局”的字,字体很大,颜色鲜红醒目。
登记表上显示,有8名民警子女获得了闻喜县公安局发放的升学奖学金。座谈会上有子女谈入学感想的环节,张少华指着一个孩子向众人说,“先让这个孩子说,这是烈士张晓峰的儿子,他爸爸牺牲的时候,他才58天。”


张晓峰的儿子张赋远,今年18岁,考入了天津警官学院。“我的记忆中,从来没有见到过我的父亲,在我心里,他是英雄,也是骗子。他答应母亲要按时回家,可是他没有做到。他那天出去执行任务后,再也没有回过家。我报考警校,就是想去他待过的岗位,体验他走过的路,但我一定会找到回家的路。”张赋远的话不多,却让现场很多人红了眼圈,有女民警不停地擦眼泪。


张少华听完后,对张赋远说:“看到你我很欣慰,你不光是你父亲的儿子,也是咱们闻喜县公安局的儿子。讲心里话,我不想你当警察,不想你去面对你父亲经历过的危险。既然你做出了选择,那我也欢迎你加入警察的队伍。社会需要警察,但孩子,你要做好心理准备呀。”


沉默了十多秒,张少华继续说道:“对于每位入学的孩子,咱们局里除了发奖学金外,每人发一个行李箱。上面印着‘闻喜县公安局’这几个字。警察是危险的职业,这种危险不仅是对自己,还会涉及家人。你们在外求学,这几个字,希望可以起到震慑坏人的作用,保护你们平安。但是,你们也要知道,你们在外的一言一行都代表着闻喜县公安局,不要给它抹黑。”

 

点击查看原图

烈士张晓峰的儿子张赋远今年高考也考到了警官学校,他和张少华叔叔谈心告别。

 

关心民警,他其实是暖男


9点55分,座谈结束。张少华返回办公室处理公务。在下楼梯时,张少华腰间的佩枪露了出来。自从“6·03”案件开始后,张少华总是一直随身带枪。案件主犯已经判刑,可是案件的侦查还在继续,张少华面对的危险并没有减少。


“早上起床是先拿手机还是先拿枪?”记者问。


“早上起床先做100个俯卧撑。原来每天做200个,现在年龄也大了,也太忙了,就减少到100个了。”张少华没有正面回答。


走到办公室门口,一位民警拿着假条要签字。张少华接过假条签字准假,一边半开玩笑半认真地问道:“请假送你妈去你姐家,你是不是惹老人生气了,人家要走呢?”民警解释说“不是”,张少华又说:“你爸不在了,对你妈好点,别惹她不高兴。”


正说着话,有电话叫他下楼拍民警入学子女大合影,他起身往楼下走去。在大合影照完后,他特意和张赋远拍了一张合影,又提出和张赋远聊聊。


回到办公室,张少华让张赋远坐在自己身边,说起了他的父亲张晓峰。2001年2月23日,晚上9点半左右,张少华带队和张晓峰一起出警抓捕涉黑团伙头目张更生,抓捕过程中,张晓峰被张更生用刀刺中6刀,其中一刀直中心脏。张晓峰倒在了张少华的怀里。把张晓峰送到医院抢救后,随行民警发现,张少华的皮带断了。这时张少华才发现,自己也被刺了一刀,只是那刀正好刺在了警用皮带上。


人来来往往,张少华时不时和对方聊几句,记者发现,他对局里每个人的情况都很了解,学历、性格、家里人的情况,寥寥几句,却让人感觉到关怀和温暖。


10点30分,省督查组来了,要开调研会。张少华交代了两句,匆匆向会议室走去。散会的时候已经快12点了,运城市公安局还有工作没有处理,张少华打算去食堂吃口饭返回运城。


一楼,有民警在门口值勤。他路过时停下脚步,问对方吃饭没,听到“吃过了”的回答,他才点点头继续往前走。

 

点击查看原图

工作累了、困了,张少华就揉揉眼睛,打起精神继续战斗。

 

只要一上车,他马上就会睡着


下午2点,张少华从县委回到办公室,匆匆换上一件黑色的短袖后,坐车前往运城市公安局。


王斌是张少华的司机。每天少则两趟,多则五六趟往返于运城闻喜两地。


“张局只要一上车,马上就会睡着,就算是10分钟的路程,他也会睡着。”王斌说,“昨晚,张局去新绛县出警,凌晨2点多才回到运城,在办公室睡了不到4个小时,早上8点前就到闻喜了。他每天晚上不是睡在闻喜的办公室,就是住在运城的办公室。”


从闻喜到运城,车程大约40分钟。张少华靠在车座上,闭上了眼睛。


这次,张少华没有睡着。刚闭上眼睛没几秒钟,他就睁开了眼睛。原因显而易见:忙碌了一上午,没有时间给记者做采访,往常的“车上睡觉时间”变成了接受采访的时间。


记者问他,选择如此奔波紧张的工作状态,为了什么?“这个世界上有人,有动物,有猪,有狗。是做猪还是做人,就要看你自己的选择了。”言简意赅。


下午3点不到,到了运城市公安局。刚开办公室门,包还没有放下,就有民警拿着材料进来了。


张少华在运城市公安局的办公室不大,一米多宽的单人床占据了办公室四分之一的空间。方便面、药瓶,似乎是他办公室的标配,只不过和闻喜一样,都放在不显眼的地方。


下午3点半,运城经济技术开发区公安分局召开党员大会,还有20分钟就要开始时,张少华简短地交代了一下,换了警服下楼。


没看到司机王斌,张少华自己开着车去开发区分局。张少华上楼几分钟后,王斌赶到了分局。“张局就是这样,工作的事情一点不等人。马上要走,看不见我,自己就开车走了。要是没看见车,他能骑个摩托车就走。”王斌满脸无奈。


“张局在生活上是没有任何要求的人,怎样都能将就。你看他办公室的那张小木床,现在已经很少见了,他还一直睡着。饿了,只要有口吃的就能凑合。他是工作狂,每天关心的只有案子。忙起来,一两个月都顾不上回家。嫂子有事给他打电话,挂了电话就忘。”王斌和张少华的妻子、孩子都很熟悉。


遇到事情,他总是说干就干


下午5点,张少华办公室的小床上、沙发上都坐满了人,连沙发扶手上也坐着人。时不时还有人探进头来,看到满办公室的人后,又轻轻地把门拉住。


运城公安局技侦大队长贾百圣来找张少华,商量调岗的事情。张少华提出,需要贾百圣这样有技术特长的人继续工作,但是大队长的职务要让给年轻人。贾百圣豁达地答应了。


张少华和他说话间,问起他的外甥女一家“团圆计划”落实了没有,当得知还没有解决时,马上拿起手机给负责“团圆计划”的工作人员打去了电话。


“我外甥女的事情,我从来没有给张局说过,他居然能知道,让我很吃惊。”看到张少华当场打电话,为他外甥女的事儿操心,贾百圣说起他同意放弃职务继续做技侦工作的原因,“看他这样,我还有什么职务、荣誉啊不能放弃的!”


遇到问题马上协调,对民警的事情是如此,对工作更是如此。旁观张少华的工作,一个接一个的案子,了解情况后,他总是很利索地提出下一步行动的方向,没有丝毫拖延。


甚至,对接受记者采访也是如此。记者提出要采访张少华的老师。晚上9点多,他给老师打电话,得知退休后一直在太原看孙子的老师回临猗了,原定晚上还要回闻喜的他立马打电话说不回去了,随后,带着记者一行人赶往临猗。到老师家时,已经是晚上10点10分许。


“干!拿下!这是他的口头禅。”白天,一位民警曾这样告诉记者,一天跟踪采访下来,记者也对此有了深刻体会。

 

点击查看原图


10岁的儿子说爸爸不爱回家,不帮妈妈干活,说话不算数,爸爸的缺点也是他最大的优点


张少华:儿子说他“好中有坏”

 

“你看,今天晚上的菜多吧。”8月22日晚上7点多,记者一行5人和张少华一起来到食堂。吃饭时,张少华和妻子小兰视频,介绍了记者之后,他把摄像头对准了桌上的菜:四个炒菜,还有两碟咸菜和一碟油泼辣子。平时,他经常是馒头加上辣椒和咸菜,几分钟就是一顿饭。难得加菜,他的语气有点“显摆”。


“一两个月总要回次家。”白天,张少华曾这样形容自己回家的频率,山西晚报记者一度猜测他和妻子的感情没那么好,但俩人的视频通话却让人看到了彼此的牵挂、信任,夫妻情深。


在妻儿眼里,张少华究竟是怎样的一个人?在同学同事眼里,张少华是怎么一个人?在张少华眼里,他自己又是怎样一个人?两天的时间,记者试图去了解他。

 

点击查看原图

张少华一两个月才回趟家,平时只能用视频和家人交流感情。

 

聚少离多 视频通话里情感满溢


不管是在闻喜县公安局,还是在运城市公安局,张少华的办公室里都有一张床。“通常情况下,我晚上10点多回到闻喜,忙到凌晨一两点,凌晨1点才开始开会是常事。早上7点50分要回到市局(运城市公安局)。一天至少跑两趟,多的时候能跑四五趟、五六趟。”张少华这样描述自己每天的工作。


这样的时间安排不是一周5天,而是7天,甚至,连春节都不例外。连着3年了,大年初一都有案子要忙,他也没有回家。“你这根本没有时间回家呀!”记者感叹。“回了么,一两个月总要回次家。”张少华说,“昨天还回了一趟。”


前一天回家了?“回家拿了下衣服。”张少华所说的回家,从进门到出门,最多不超过10分钟。


丈夫一两个月才回一次家,大多数女性都会或多或少有些抱怨。不过,在张少华的妻子小兰身上,记者没有看到这种怨气。俩人视频聊天时,小兰的脸上、话语中都带着笑意。但聊起张少华扫黑除恶斗争带来的危险性,同是公安民警的小兰说,她之前会担心张少华出警时遇到危险,家里至今还放着2001年抓捕张更生时被刀捅断的那根皮带。不过,她并没有意识到自己和家里人也会有危险,直到有一次“他给我发火,我才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


这种对安全的担心也让张少华的儿子少了其他孩子都有的一些乐趣。“我家斜对面就是广场,但儿子从来都没去玩过。有一次,我在儿子书包里发现了一把小刀,那时候他才七八岁,我也没跟他说过,不知道他是怎么意识到危险的。”张少华不能想象,年幼的儿子在书包里放刀子时,心里是怎样的恐惧。


儿子马上要上五年级了,张少华总共接过3次,“他妈也是民警,也忙,经常我俩都回不了家,就是朋友帮忙去接。不过,他妈也不愿意让我接,我的目标太大。即便去接,也得戴口罩、戴帽子。”接孩子的次数太少,以至于记者问还记不记得上次接孩子是啥时候,他脱口而出,“6月××日!”那天是儿子的生日,他接儿子放学,着实让儿子惊喜了一下。


在儿子眼里,张少华是个怎样的人?“好中有坏。”10岁的儿子这样说。听到儿子的话,张少华乐了,“我觉得我是个完美的人,怎么还有缺点呀?”“你不爱回家、不帮妈妈干活、说话不算数……”儿子不带卡壳地秃噜了他一堆缺点,但随后的一句话却让记者听到了儿子对警察父亲的骄傲,“你的缺点也是你最大的优点。”


“当年他追小兰,小兰妈不同意,不让他俩见面。还好俩人离得不远,经常是小兰吃过晚饭看电视时,找个理由溜出来,俩人见上10分钟。”张少华的一位高中同学告诉记者,也许是这段姻缘来之不易,也许是同为民警更能互相理解,两个人的感情从未因时间的流逝、距离的远近而变淡,总是互相关心,幸福满满。


曾经和现在 他都是老师的骄傲

 

点击查看原图

工作之余,张少华也不忘抽空拜访一下恩师,他每次来到高中班主任关老师家中时,状态是最放松的。

 

从早上5点忙到晚上8点多,张少华一直是紧绷的状态。也不由他不绷紧:一天好几个会议,还要讨论案情,还要签字、批示、安排工作,以及给领导汇报工作,一部个人电话、一部警务通,两个电话平均5分钟响一次,经常两个电话同时响起来。


但是,记者在张少华退休多年的高中班主任关双全家,见到了他放松的一面。


从运城到临猗,30多分钟的路程,他和记者聊了一路。“你觉得自己当年是个怎样的学生?”“我觉得我是个乖学生啊。”张少华说,但紧跟着又说,不过,那时候好几次被不同学科的老师撵出教室。为啥?“我给老师挑刺,觉得老师讲得不对,就当场说了,老师一生气,就让我教室门口站着去。不过,后来老师也发现我说的是对的。”


给老师挑刺,前提是得知晓老师所讲内容,并认真思考过。记者追根问底,张少华也回忆起了自己的童年:住在自家隔壁的本家爷爷是个老秀才,家里有一屋子书,光是讲岳飞的,就有好几个版本,从他记事起,本家爷爷因为自己没有儿子,特别愿意给村里的孩子们讲故事,他听了故事后又想读书,慢慢的,就把一屋子繁体字的书看了一大半。熟读唐诗三百首,不会作诗也会吟。就是这样的积累,以及从书上看的那些英雄少年的故事,让年少的他有胆气在课堂上指出老师的问题。


脑子聪明、有点淘,关双全聊起当年的张少华这样说。“我的微信群里、朋友圈里,好多学生都在转他的报道,我孙子一直说他张叔叔是个英雄。”说着,关老师跟孙子视频,告诉孙子“少华叔叔来家里了”。一听到少华叔叔来了,十多岁的男孩子一下兴奋起来,开心地和张少华聊起来。


挂断电话,张少华躺在了沙发上,全然没有了白天工作时不时揉着眉头的情形。老师则是习以为常,“他哥他嫂子、他和他媳妇,他妹和他妹夫,都是我学生。”


关双全是语文特级教师,教书40年,桃李满天下,其中不乏优秀的学生,但提起张少华来,他忍不住地夸。高考那年,满分120分的语文,张少华说自己考了113分。为何上了警校?“英语13分。”张少华说。张少华执拗、较真,给老师挑刺,以至于影响到前途命运,“初中时因为不喜欢英语老师,英语几乎没学。”


而这种较真、执拗,也延续到了他参加工作成为民警以后,眼里容不下沙子,见不得坏人不受到惩罚。“少华给班里争了光,也给临猗中学争了光。”关双全说。

 

点击查看原图

张少华被评为全国公安系统二级英雄模范。

 

面对压力 他说自己是压在砖下的铁块


今年夏秋,最热的电影莫过于《哪吒之魔童降世》。这部电影,张少华也看了。


听到他说哪吒,记者多少有些诧异,他居然有时间看电影?“去太原出差,跟人聊起来民警压力大的事儿,他们推荐看哪吒,说能很好地调节情绪。”就这样,张少华看了参加工作以来的第三次电影,“第一次是《妈妈再爱我一次》,第二次是《泰坦尼克号》,是在太原看的,刚看了一半,工作就来了。”


《哪吒之魔童降世》张少华也没看完,还有20分钟结束的时候有事儿要忙只能匆匆离开。不过,随后他就组织全局的民警分3天去看了这部电影,“解压效果很好,大家看完后反响都很好。”扫黑除恶就是倚天亮剑,这个天是各级党委、政府,是广大忠诚履职的公安干警,有了他们,才有了扫黑除恶斗争的阶段性胜利,但是,跟黑恶势力作斗争,每天从早忙到晚,也让民警们面临很大的压力,“大家压力都很大,需要及时纾解。”


民警压力大,他想办法去疏导,他自己又是如何面对压力呢?“我没有压力。”没想到,他这样回答,“就像在豆腐上放块砖,豆腐就压瘪了。可是,你在铁块上放块砖,铁块一点事都没有。”


没有压力,还在于他并不在乎别人的看法,这也是他觉得自己和哪吒不同的地方。从凌晨忙到凌晨,一天只睡四五个小时,难得清闲一会儿,他就看会儿书,“车上到处放的都是书。一天到晚忙下来,哪有时间考虑别人的看法。再说了,为什么要在乎别人的看法。我知道,有人看不起我,觉得他比我钱多,比我和头儿关系好,这就是现实,但咱觉得人格比他伟大。这比的就不是一个东西。”


张少华说起少年时代,“从小就有运动细胞,打架不多,但很少输,我爷爷一度就很担心我,不想让我读太多书,说官大压身。学个手艺吧,也是担心,说我长大不能做铁匠,铁匠有铁锤,又说做木匠,想了想,木匠也不行,然后又说剃头匠,但老年人剃头都要用剃头刀,所以也不行,就怕我拿工具伤人。后来,爷爷就希望我做个乡村教师。”张少华说,父母就是普通的农民,以前,家里穷,除了靠天吃饭种庄稼,就是去砖窑里下工挣个辛苦钱,爷爷对他的影响很大,就得承担起那个职位的责任,爷爷希望他当个普通人,却怎么也不会想到,当年让他操心的孙子,长大后会成为一名警察。


让张少华不能撂下身上重担的,还有来自他人的关心,“有人去村里看我的老母亲,虽然母亲并不知道对方是谁,我在那么多地方工作过,也不知道谁去家里。还有老乡扛着半袋子自家炸的油饼送到公安局,那袋油饼,我半年都吃不完。”张少华说,“我身后就是老百姓,如果我退缩了,老百姓怎么办。”

 

点击查看原图


人民警察张少华:誓为人民谋平安

 

他是百姓心中的好警察,遇到啥不公都可以找他。他是大家公认的“工作狂”,在他的字典里,从来都没有节假日。他是同事眼中的好领导,不仅是干好公事,还关心大家个人的事。他把荣誉看得很淡,尽管工作上取得了骄人的成绩。

 

他是张少华,从警20余年,无论走到哪里,无论在哪个岗位,他始终践行着从警誓言,勇于担当、坚韧不拔、捍卫正义、踏实做事、严于律己……两年多的时间,他带领公安民警克服重重困难,一举打掉了横行山西运城闻喜十余年的侯氏兄弟黑社会性质犯罪组织,掀起了山西“扫黑除恶”斗争的高潮。


为了褒奖张少华身上集中体现的共产党人不忘初心、对党忠诚、一心为民的高尚情怀,集中体现的人民警察敬业担当、秉公执法、服务大局的职业风范,2018年12月,公安部授予张少华全国公安系统二级英雄模范荣誉称号。


2018年12月,经过全国网友5000万次投票及专家评审,“改革开放40周年政法系统新闻影响力人物”产生,张少华光荣入选。


2019年5月,张少华被评为2018“感动山西”十大人物。

 

点击查看原图

张少华获评2018“感动山西”十大人物。

 

采写:山西晚报全媒体记者 胡增春 滑艳兵

摄影:山西晚报全媒体记者 武六红

视频拍摄:山西晚报记者 武六红 实习生 胡钰

责任编辑 李喜芳  徐梅
 

  • 合作网站
  • 全国友链
  • 大山西网盟